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明克街13號 ptt-第三百四十五章 獻祭鑒賞

Home / 都市小說 / 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明克街13號 ptt-第三百四十五章 獻祭鑒賞

明克街13號
小說推薦明克街13號明克街13号
第二天,大家都没有外出活动,而是留在培训基地里熟悉自己的战争器具。
卡伦则全天待在自己房间里,身体往沙发上一靠,闭着眼,双手揣在口袋里,脑海中回忆着霍芬先生笔记里的内容;【魔方之钥】则在默默进行着推演。
基本上这一坐就是一整个上午,用过午餐后,再一坐,就是一整个下午。这让晚上开门回来的文图拉误以为队长的”病情”还没得到缓解,晚上依旧坚持在队长卧室门口打地铺。
入夜后,卡伦基本不会再学习,而是会看一些小说打断一下学习状态。
等差不多后,卡伦就会入睡。
第三天,依旧是这个流程,上午一个人学习。
不过在下午时,门铃被按响,卡伦去打开门,站在门口的是穆里。
明天就出发了,我爷爷喊我回家吃顿饭,我想邀请你和我一起回去。”
穆里说明了来意。
“我不想去。”卡伦拒绝了。去别人家里做客本身就是一件很压抑的事,更何况他提前知道了穆里的家庭地位。
闭着眼都能想象,等去了他家后,己和穆里坐在沙发上,迎接着来自长辈的目视目光,肯定不会是一个温馨的拜访之旅。
“好吧。”穆里露出一抹苦笑,”我没想到你会拒绝得这么干脆。
“祝你家庭聚餐愉快。”
“嗯,明天见。?
“好的,明天见。”
送走穆里后,卡伦重新坐回沙发,打算继续用”学习”来度过这佃下午。
但就在这时,一声轻微的破裂声传来
他在客厅区域布置了一个小型阵法结界,一个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阵法,它的难度在于,如何把它布置得更简单。
这种阵法,真正的用途不是在于防御和隔绝,而是预警。
因为轻轻一碰,它就裂了。”在干什么呢?”□皮洛出现在了客厅里。
他能进来,
这并不让人意外,第一场代课就是他开始的,带着12个人一起离开了培训基地,基地内的防御阵法却没有丝毫反应。
巫马行 小说
卡伦站起身,很恭敬地回答道;”在学习。?
“在学习什么?”
“阵法。”
“呵呵呵。”皮洛笑得很开心,”是嘛,阵法才是真正的正途,学的是什么阵法,书呢?
“脑子里记了一些,现在在’拿’来思考。”
“嗯,很好的学习方法,来,把这个拿过去。”
皮洛举起手,他手里提着一个盒子,卡伦上前将盒子接过来,打开,里面放着一本本笔记。
“这些,是我阵法心得的一部分。皮洛一边说着一边坐在了沙发上,他在期待卡伦脸上即将出现的激动心情。
卡伦很激动地道∶”谢谢导师。?
皮洛眨了眨眼,看起来是很激动,但他还是觉得缺了点什么。
他不知道的是,卡伦早就有全套阵法心得了。
“有什么问题想问我的么?”皮洛拿出烟斗,”我现在正好还有点时间。
卡伦犹豫了一下,说出了一个阵法名字 。
皮洛一边抽着烟一边给卡伦讲解。等这个阵法讲解完后,皮洛笑道我觉得你现在研究这种级别的阵法还是早了点,阵法和术法不一样,术法层层级级分得很清晰,阵法不讲究这些,把基础得再吃透一遍,以后再往上爬时,可以少走很多弯路。”
“是,导师,我记住了。
“好了,我也该走了,你们明天就要动身前往轮回谷了,注意安全,嗯,不用送了。?
说完,皮洛的身影消失。
卡伦将这些笔记连带着盒子仔细收好,虽然这份东西他用不到,但依旧无法掩盖其珍贵。
晚上文图拉回来后,卡伦让他将这些东西发传送法阵快递,缺点是费点券,但优点是能快速送到家。
第二天早上七点,所有人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在基地一楼大厅集合。
两队人,两个队长站在前面,所有人都穿着神袍,普通行李全部有普通人员负责携带,每个人只需要携带自己需要的东西。
卡伦将阿琉斯之剑背在后背。艾斯丽用肩膀轻轻靠了一下站在她身侧的巴特,调侃道∶”队长的剑比你的剑大多了。”
巴特对艾斯丽翻了个白眼,他的武器也是剑,但并不是大剑的款式,可不管怎样,在大小问题上,是个男人都很难无动于衷。
“除了上次利文导师的课,我还没见过队长用大剑战斗,真的是好期待。
“有什么好期待的?”巴特问道。”哎,你用大剑战斗肯定不值得期有的,但队长用起来,却能给我一种特殊的感觉。”
“反差感?”
“嗯,反差英俊。”
艾蕾日志
有几位主教和相关负责人外加记者过来,开始拍照,开始合影,开始讲话,开始祝福。
一般来说,越是没意义的形式,它持续的时间反而越久。
等到所有相关领导都结束了自己的表演,大家都长舒一口气。
接下来,众人在安排下来到了教务大区,在传送大楼门口,有另一队人负责接待,为首的是一个脸上带着刀疤的中年男子。
变成血族是什么体验 神行汉堡
“我叫葛罗文,是这次前往轮回谷之行的负责人,你们可以直接称呼我的名字,也可以叫我团长。”
这里的团长和骑士团无关,更像是旅游团的团长。
葛罗文将一封文件和一封任命书递给穆里,示意他传阅。
穆里看完后,递给了卡伦,任命书不用看,肯定是真的,而文件内容则指示两支小队成员必须听从葛罗文团长的安排,他将在这里代表教廷的意志。
所以,这位团长身上带着什么特殊命令需要等到了轮回谷后才会下达么?
否则,没理由额外给出这一份文件,卡伦看完后将文件和任命书传递下去,扭头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侧的穆里,
“怎么了,感觉你今天心事很沉重?
穆里闻言,露出笑容,道∶”昨晚感受到了来自爷爷的慈祥关怀。”
“出什么事了么?””没有。”穆里摇了摇头。□等所有人都看好文件和任命书后,葛罗文开口道∶ “等我们到达轮回谷后,你们的一切行动,都将听从我的指挥,明白了没有!?
“是,团长!”
“是,团长!”
卡伦这边两个小队总计12个人,葛罗文这边的团队则有三十多个人,他们也接管了卡伦等人的行李。
不巧的是,因为前面有一个传送法阵出现了点小小的技术问题,导致后面这-层的传送法阵都延误了。
大家伙只能等候区等待,说是等候区,其实连一把椅子都没有,大家都席地而坐,随身携带的武器放在旁边,这让卡伦找寻到上辈子坐飞机晚点的感觉。
等了近两个小时,广播里才传来通报。
众人走入传送阵,伴随着一道白光闪现和一阵大概十分钟的抖动后,卡伦等人出现了一座小岛上。
前方是码头,有船停泊在这里。传送法阵周围还有一队骑士正在巡逻。
出来后,众人不得不活络起身体,这算是卡伦乘坐过的体验感最差的传送法阵,身体几乎要散架。
原因很简单,接应点位置的传送法阵是一个简易临时的,轮回神教不像是暗月岛,哪怕他们战败了也不可能让秩序神教在他们轮回谷内设立完整的传送点。
到达这里后,接下来就是坐船前往轮回谷,时间不会太久,现在差不多是正午,大概明早就能到
只不过众人原本都以为一个传送法阵就到达目的地了,真没预料到还需要中转
码头上,卡伦还看见了不少轮回神官,这座岛应该属于两大神教暂时共管,亦或者是秩序神教必须要在轮回神教监视下才能使用。
不过秩序这边没人有被监视的屈辱感,这等同是在人家教廷所在的门口设立传送点,人家紧张点也是应该的
毕竟……·秩序神教就是靠传送阵的方式把轮回神教打趴下的。
客船内的空间很宽敞,队员是一人一个单间,里面有个很简易的盥洗室,卡伦冲了个澡,将神袍换下来换了一身便服躺在床上。
他有个在猎狗小队里养成的一个习惯,那就是在任务开始前,抓紧一切时间,能补多少觉就补多少,因为吃喝都能快速解决,唯独睡觉需要时间。
眯了一个小时,敲门声传来,门口传来了文图拉和穆里的声音。
随即,穆里打开门走了进来,手里端着两份餐食。
卡伦坐起来接过餐盘,说了声”谢谢 ”
穆里坐椅子上,卡伦坐床边,两个人吃着东西。
吃完东西后,穆里端着餐盘要离开。卡伦疑惑道;”你不是有话要说?’
穆里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走出了房间。
进食后,卡伦来到甲板上散步,这的海面很奇怪,没什么风浪,但雾气却肉眼可见的越来越重,刚登船时还只是小雾,现在能见度已经很低了。”卡伦队长?”
卡伦转过身,看见走来的葛罗文”团长好。”七
葛罗文点了点头,指了指远处的大雾,道∶”等今晚后半夜,如果你还有兴致来这里转转的话,可以借用一下上面的探照灯往下照去,你能看见海面上漂浮着不少幽灵小舟。”
“幽灵小舟?’
它们不是真实存在,只是被这片大雾记载下来的某种形式精神烙印,越靠近轮回谷,灵魂方面的活跃度就会被加强,也可以理解成是某种规则的改变。
“原来是这样,团长您以前来过这很多次?”
“驻外神官换了很多届,但我已经连续做了三届驻外神官身边的副手武官。
卡伦知道,这里的驻外神官相当于国家之间外交官
“我挺喜欢这个地方的。”葛罗文后背靠在栏杆上,”在这里,总是能很容易让人安静,有些时候我也会特意跑到轮回谷的交界处,眺望一下远处排队行进的行尸。?
葛罗文轻轻挥舞了一下手,继续道∶”生与死在那里失去了传统意义上的界限感,形成了一种特殊的美感。”
卡伦点了点头,道∶”这种感觉,可以想象。”
“但这种美不会让你留恋,反而会直想着去摧毁它,就像是一本新书,它折了一个角,你知道这是不对的,你也想去抹平它,但一直都做不到。”
卡伦不知道为什么这位团长要和自己说这么多。
“好了,有件事要和你商议一下,来我的房间。”
“是,团长。”
卡伦跟随着葛罗文来到了他的房间,让卡伦有些意外的是,文图拉已经站在了那里,手里正拿着一封信在看。
“谁的信?”卡伦问道。”队长,是我爷爷奶奶的信。””不能打电话么?”卡伦问道。这封信肯定是走的传送法阵快递,否则不可能这么快寄送到这里,文图拉不可能舍得花这么一大笔点券去寄信收信的,最重要的是,酒店电话机可以免费打长途,不过是转接时间久了点。
那么这封信的目的,是为了此时打动文图拉的心扉,亦或者是,一种威胁?
卡伦谨慎的性格让他习惯干将眼前的事情先往坏的方面去想,且眼前的这一幕,确实不合理。
葛罗文拿出一封信,拆开信封,里面是一个新文件,他先递给了文图拉。
文图拉看完后,眼睛瞪大在那里卡伦伸手接过来,文件上是一道命令,命令文图拉以自己身体为载体,承载芙妮特斯的灵魂回归。
上面盖了章,还有几个人的签名。”这是什么意思?”卡伦问道。葛罗文咬上一根香烟,点燃,吐出口烟圈,道∶”你看不懂么,卡伦队长?
“我的意思是,能否保证安全?’葛罗文笑道∶”如果能保证安全,就不用特意单独下达命令了,等登岛后,我们会将两件信物中的属于芙妮特斯的信物给你们,将由文图拉来保管,上面已经根据他灵魂特征布置好了阵法纹路,可以更方便通过信物来召唤和承载灵魂回归。”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阵法上肯定有压制使用者灵魂的作用,对么?”
“当然,否则如何更好地承接灵魂呢?
“这是拿文图拉的命去冒险。
这等于是自己给自己灵魂先来一刀,然后将另一道灵魂引进来,挤开自己灵魂与据自己身体。
这不是灵魂契约,是直接取代霸占”是的,没错,所以,神教会给予他奖励,无论是成功还是失败,他的家人也会得到神教的荣养。
“我无法接受。”卡伦说道。
“我理解你的心情,卡伦队长,但这是他的职责,我们都忠诚干神教,忠诚于秩序之神,为神教付出一切,是我们每个人的义务。?
你是在曲解概念,如果是爆发了教会战争,战死在战场上,或者在执行任务时,为了拯救同伴,在这些情况下牺牲,那确实是牺牲,
可是,仅仅为了带回两道连你们自己都不清楚现在具体是什么状况的灵魂回来,就需要提前做好牺牲的准备,我无法接受。
文图拉还很年轻,他还很有天赋,你知道他走到今天付出了多少努力和艰辛么?
我们对秩序的信仰,不应该这样被践踏。
“卡伦队长,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但很抱歉,这是上面已经做好的决定,文图拉是最合适的人选之一。?
‘那另一个人呢?”
“是穆里队长,他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责任,他也答应了。”
‘我们这里不答应。”
“总要有人付出牺牲的,这是既定的命令,违背命令,全小队都将受到处罚!说了,卡伦队长,如果不选文图拉,选你,你愿意么?”
“我愿意!”西卡伦毫不犹豫地说道。
他倒要看看,芙妮特斯的灵魂能不能挤占下自己的身体,这可是连拉涅达尔都没能做成的事。
卡伦答应得这么干脆,反而让葛罗文有些不知道该怎么接了。
“如果这件事无法更改,好的,我请求将承载目标换做我,我取代文图拉的位置。
“文图拉是最合适的人选,是经过确认的。”
双马尾学生会长君真是太可爱了
“可以将信物上的障法效果调高,其实差距不会很大,不过是当载体么。?
“呵呵,已经确定的名单,无法?
团长,要么改成我,要么,我以队长的名义,带领我的小队拒绝进入轮回之门,这是我的底线。”
“不,我来,队长,还是我来,我最合适谓一?
文图拉被卡伦一脚踹翻在地上。紧接着,
卡伦盯着葛罗文,很严肃认真地道”请团长您做出选择,我知道,你有这个权利做出更改。
“你是认真的?”葛罗文也看着卡伦。
是的,如果要焉秩序尽忠,我不希望把这个机会让给别人,赞美伟大的…·.
“呵呵。”葛罗文笑了,”我很欣赏你,卡伦队长。
“您答应了?”
“是的,我答应了,今晚举行信物绑定仪式,请你准时来参加。?
“我会的。 ”
卡伦走出了葛罗文的房间,恰好看见穆里后背靠着过道双手抱臂站着,他看着卡伦,露出一抹微笑。
这时,文图拉追了上来,说道;”队长,不能让你代替我,我来?”
?砰!”
卡伦对着文图拉又是一脚踹过去,文图拉倒地打个滚,后脑还磕在了铁门上发出”哐当”一声响动。
穆里神情有些惊讶,对卡伦道∶”你代替了你的队员?”
“是的。”我很佩服你。””谢谢。
“我是因为我爷爷的 ‘慈爱’,你呢??
卡伦看着那边重新爬起来遗打算继续过来挨踹的文图拉,
在心里道∶
“我也是因为爷爷的慈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