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我在盜墓世界開寶箱 txt-第五百二十六章 大墓拉開閲讀

Home / 懸疑小說 / 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我在盜墓世界開寶箱 txt-第五百二十六章 大墓拉開閲讀

我在盜墓世界開寶箱
小說推薦我在盜墓世界開寶箱我在盗墓世界开宝箱
这时,青三等人已经将小船划了过来。
叶白便将存放女鬼的瓷坛交给他们保存,女鬼还活着,所以没办法放进空间中。
最后还是谨慎些的白四将瓷坛放进背包中,挂在胸前保护。
出了鬼洞后,天色已经漆黑无比,天上的星星都没几颗。
附近雨林传来蚊虫和蛙鸣声。
叶白让众人散开搜寻附近记号, 很快便在林子中找到了白一。
“三爷啊,你们可算来了,这两天我都快被蚊子吃了。”白一满脸泥垢,脖子和臂膀上确实多了不少大红脓包。
“找个安静的地方,把情况和我说说。”
白一把众人带到自己藏身的小帐篷处,把这几日白二传来的信息全都详细的说出来。
“三爷,带头的是张启山,除此之外这支队伍中有张志怀, 还有一个罗姓的道人…”
叶白点点头,看来他猜得没错,真的是张启山的手笔。
“那姓罗的道人是什么来历?”
“三爷,张志怀说,那罗道人是个圈养鬼物的邪道,除此之外,与罗道人在一块的还有两个南疆来的秦氏兄弟,都身怀绝技,被“它”招揽,不过这两人从没出过帐篷,白二说他没法打探虚实。”
叶白笑了笑:“张志怀这小子…现在他们发现古墓了吗?”
“嘿嘿,三爷,我正要和您说,第一天他们确实挖出了东西,几百个人头, 平铺在土层中,估计是用来祭祀的, 第二天,也就是昨天,在人头下面,九门张家用洛阳铲打进了地下十几米,带出的全是红色血水泥。”
“血泥,有血尸?”青三在旁边一惊一乍的。
白一瞟了他一眼,又看向叶白:“确实有血尸,但具体情况白二也没看到,是张启山钻进盗洞中一个人解决的,等出来后,张启山满身是血,那血尸也被烧焦,成了黑炭。”
青三震惊道:“乖乖,那么吊,一个人单挑血尸,九门佛爷还真有些手段,对了,张启山身上的血是他自己的还是血尸的?”
白一冷冷看着青三,吐出一个字:“滚!”
青三有些尴尬, 而左右两边的白三、白四等人都在努力憋笑。
白一深吸一口气, 脸上露出菊花般的笑容, 继续对叶白道:“张启山在帐篷内休养了一整夜, 今天中午才带着人手出去,白二和青四也跟过去了,不过现在他们还未传回消息,可能墓穴外围的情况有些棘手…”
……
夜色袭人,周围禅鸣此起彼伏,附近的山林被吹拂得哗哗作响。
此时,鲁王宫大墓的外围封土已经被张启山带着人挖通。
众人站在一处盗洞前,这盗洞又宽又深,四周的泥土已经被人清理出去。
一大面砖墙挡在众人前面。
罗道人忍不住道:“继续挖呀,天这么黑,把这墙打通,咱们去吃饭。”
说完,就要上手触碰砖墙。
“不想死的话,最好别碰。”张志怀冷冷道。
罗道人下意识的缩回手:“这墙后难道有机关?”
张启山走到砖墙前,敲了敲,传来空荡荡的声音。
这墙体后面隔了一层。
张启山的声音响起:“古时候炼丹有种材料,矾酸,一般会被藏在墙体后面蜡墙内,蜡墙脆弱,如果墙体被外力打破,强酸会浇在人身上,马上烧得连皮也没有,对付这种机关,所有的转头都要往外拿,不能推,更不能砸。”
张志怀笑了笑,退开一步,示意张启山来:“佛爷如此精通墓下机关,看来这墙体也难不倒佛爷,请把,佛爷!”
“佛爷,您身上还有伤,让我来吧。”
张启文走上前,却被张启山拦下:“没事,我有分寸。”
高台家的成员
“志怀兄,下墓需要众人一心,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警告的话说完,张启山伸出两根手指放在墙面上,沿着细小的砖缝摸起来。
不多时,便见他眉头一皱,双指用力,一块土砖瞬间就被抽了出来。
罗道人见此,连忙拍手叫好:“九门张大佛爷果然名不虚传,下墓的手段真是高,厉害厉害。”
不过他看了一圈,只有他这个外门汉在拍手,其余人都默不作声。
罗道人干笑了两声,随即把手放了下来。
站在人群外围的白二和青四见到这一幕,也有几分震惊。
“四儿,你发丘指也练不少年了,怎么样,让你去,你能抽出来吗?”
青四抬起自己的手比较了一下:“不行,张启山的手指又长又灵活,从小打的基础,我比不了,除非我用内力才能抽出来,但那样石砖说不定会被内力震碎。”
白二点点头:“确实有差距,我们这些人中,或许只有青一才能做到。”
“不过白二哥,你说张启山让我们跟着是什么意思,他不怕我们给外门通风报信?”
白二解释道:“留下我们的原因有很多,我一时说不清楚,你只要知道站在张启山的立场,留我们在此,对他更有力。况且,眼面上的敌人,比藏在暗处的敌人更好对付。”
青四若有所悟的点点头。
九门张家的人已经将墙砖从内部扒开,又将针头插进蜡墙内,把墙内的矾酸放出。
没了矾酸机关,众人一起动手,将墙体破开一个大洞,露出一个漆黑的石室。
地上是整块的石板,上面刻满了古文字。
高冷作者
石板呈类似八卦的排列方式,越往外面的越大,越中间的越小。
室内有八盏熄灭的长明灯,中间则是一具四足方鼎,鼎上面的墓顶刻着日月星辰。
墓室的南边,正对着墙体放了一口石棺,棺后是一条走道,似乎是往下的,不知道通向什么地方。
白二对青四做了个隐晦的手势,青四点头,消失在人群中。
张启山一直注意着白二等人的举动, 见此也没说什么,只是让众人把石砖清理,准备进入石室。
张志怀似乎认识石板上的古文字,刚想踏进石室,突然脸色一白,似乎想到了什么,悻悻收了回来。
他带来的手上,好一些都曾经是汪家的人,只因为汪家退出大陆,他们才跟着张志怀。
他们个个是察言观色、善于保命的好手。
见到张志怀的举动,他们也停蹴不前,转身去帮着九门张家人搬石砖。
白二看在眼里,微微摇头,也挪着小步,不知不觉走到盗洞的出口位置。
见状,张启山微微皱眉,反而不急着让人进入墓室,他挥挥手,几个九门张家的伙计便打出火石暗器,将八盏长明灯点亮。
整个石室瞬间明亮起来,石棺和四足鼎上的纹路都清晰可见。
“诶?你们怎么都不进去呢?”罗道人站在石室前,忍不住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