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原來我是修仙大佬 起點-第八百四十五章 冰與火牽手

Home / 仙俠小說 / 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原來我是修仙大佬 起點-第八百四十五章 冰與火牽手

原來我是修仙大佬
小說推薦原來我是修仙大佬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浓郁的黑暗如同化为了实质,将这片天地笼罩。
不过,就在它即将落在妲己和火凤身上时,一团夺目的火光轰然爆发而出,直接将黑暗点燃,焚烧殆尽,接着化为了一团火焰凤凰, 直接向着天倾飞扑而去!
“一切皆虚,斩有为无!”
天塌手持着长刀,刀身之上包裹住了一层白光,对着火焰猛地一斩,直接将其一刀两断,化为了虚无。
兵王之王
他的刀法神通,有着可以将一切术法化为虚无的能力。
接着,他冷冷一笑, 手持着大刀对着被冰封的掠天盟又是一刀斩出!
刹那间,冰层消散,掠天盟重新恢复了原样,那些被冰封的修士也统统重现世间,将气机锁定在妲己和火凤的身上。
“你们的实力确实不弱,但是敢擅闯我掠天盟总部,就是找死!”
天倾阴测测的笑着,抬手对着妲己二人一指,“拿下她们!”
所有掠天盟的人统统腾空而起,周身的法力运转而出,形成惊天异象将妲己和火凤包围在其中。
放眼望去,居然有四百多名修士,除了天倾、天落和天塌三人外, 还有四名大道主宰, 大道至尊更是多达一百多名!
而天倾、天落和天塌更不是普通的大道主宰,他们对大道的掌控, 已经有圆满的迹象。
这股势力, 在整个源界都绝对处在最巅峰。
不过,妲己和火凤的脸上并不慌乱, 掠天盟的声威在源界中纵横了无数年,让各大势力谈之色变,她们早就做好了准备,这次前来,灭的就是掠天盟!
她们听到了李念凡的感慨,非常想让世界恢复和平,与李念凡安静的生活,但不详灰雾遍布天下,诡异无比,错综复杂的势力又躲于暗处各有算计,推波助澜,全都无迹可寻,唯一一个现在可以灭的,就是掠天盟!
这!就是街舞
追踪天落留下的因果,她们来此灭了掠天盟,也算是尽一份大力,为高人的清修提供一点保障。
“无尽冰封!”
“神火耀世!”
妲己和火凤彼此对视一眼, 同时出手。
两种截然相反的神通却是泾渭分明, 划分两半, 形成一个壮观的景象,分别向着掠天盟的众人席卷而去!
一半修士的神通直接被冰封,另一半修士的神通则是直接被火焰化为虚无。
天倾三人内心不由得一紧,惊骇于妲己和火凤的实力,暴喝一声也加入了战场。
而极远之处的另一边,周元海躲在暗处,利用术法将这里的打斗尽收眼底地。
重生之长女
“火之大道圆满,冰之大道圆满,距离成为至强者只差一步之遥!她们应该就是那一位身边的最顶尖战力了。”
“如果我出手的话,可以镇杀她们……”
周元海暗自呢喃着,他的眼神飞速的闪烁,最终还是压下了跃跃欲试的念头。
“不能冲动,虽然以现在的情况来看,我可以镇杀她们二人,但是会因此进入那位的视野,到时候会有什么变数谁都说不准,对付那等存在,不能有丝毫的侥幸心理,谨慎第一!”
他之所以果断的放弃掠天盟,斩断与其所有的因果,就是因为害怕进入那位的棋局。
正如他派出天落去获得本源灰雾,压根没想到会给掠天盟带来灭顶之灾一样,一旦入局,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那等存在可一念而定天道轨迹,设无尽轮回,有人天生为王有人落草为寇,轨迹之下一切都无法更改,但凡想要更改的,必然会被天道的车轮滚滚碾压而死!不管是从正面还是从侧面,都不可与其念相悖,等了无尽的岁月终于等到这么一丝机会,我绝对不能大意,现在还不是出手的时候。”
周元海不住的告诫着自己,渐渐平复内心的起伏。
他虽然肉疼掠天盟的覆灭,但他等得起,而且他已经迈出了最重要的一环,接下来只需要步步为营,必然可以笑到最后。
短暂的内心挣扎之后,他重新将目光落在战场之上。
此时,双方已经进入了白热化,冰与火相交,与无数术法在天地间肆虐,可怕的神通碰撞,在虚空中炸开,整個掠天盟总部已经被夷为了平地,周围的山川河湖也统统消散一空,形成末日空间。
“布化天大阵!”
这时,却听天倾突然一声大吼,掠天盟的所有人同时结出了一个法印。
“轰隆!”
平地一声炸雷!
一道道雷霆从天而降,落在每个掠天盟人的身上,凝儿不散,形成了与天相接的雷霆锁链。
追夫进行时
接着,雷霆继续跳动,将掠天盟的每个人彼此相连,从外看去,他们每个人的周身似乎幻化出了一个鼎炉的虚影,而连接之后,又组成了一个巨大的鼎炉。
火凤和妲己就在鼎炉之内!
“嗡!”
天地之力浩瀚无边,化为无可匹敌的炼化之力,欲要将火凤和妲己炼化。
天倾胜券在握的笑道:“不妨告诉你们,我们之所以能够吸收不详灰雾而不受其影响,就是靠着这个洗炼之法,它连不详都可以抹除,炼化你们跟玩一样!哈哈哈——”
妲己和火凤蹙着眉头没有说话。
她们可以感受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机降临己身,单凭她们自身无法抵挡。
火凤看了妲己一眼,有些不情愿道:“看来我们又要联手了。”
虽然她们的关系已经改进了太多,甚至每晚都睡一起,但是却压根谈不上亲密,双方都是高傲的人,总会可以对对方保持点距离。
妲己傲娇的伸出手,“那就来吧。”
火凤也伸出手,与妲己相握。
下一瞬,冰与火的力量同时从她们的体内涌动而出,冰之大道与火之大道两种完全相克的力量汇聚,却沿着奇异的路线流转,居然达到了完美的平衡,最终在她俩身边融合成太极图案。
“这……这怎么可能?!”
天倾等人的心俱是不由自主的一沉,目瞪口呆的看着妲己和火凤手牵着手,动作亲密,携手打起了二人太极。
冰火大道交融,孕育出惊世骇俗的力量。
“这……这一击有至强之姿?!”

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大夢主》-第一千八百五十四章 旗面老者讀書

Home / 仙俠小說 / 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大夢主》-第一千八百五十四章 旗面老者讀書

大夢主
小說推薦大夢主大梦主
猿祖望着面前半仙半魔的沈落,双眸之中战意凌然,身形一动便要上前,却被迷苏抬手拦住。
“想不到短短时间,沈道友的实力已提升至这等程度,还练成了都天神煞大阵。本祖承认,你的实力已不在我们之下, 先前的举动有些冒失。沈道友只要将瞳儿还来,我和猿祖道友这便离开,如何?”迷苏缓缓说道。
“两位刚刚可是要至我于死地,一句轻飘飘的道歉便能揭过吗?”沈落冷笑一声。
“沈道友收缩都天神煞大阵,不就是想要结束这无谓的争斗吗?如今我们愿意走,道友何必再说这等话。”迷苏淡淡一笑, 如此说道。
“我确实有意停止纷争, 你们二位也可以随意离开, 不过这涂山瞳是镜妖的俘虏,可不能随意还给你们。”沈落语气平静地说道。
“道友想要什么补偿,才肯释放涂山瞳?”迷苏沉默了一下,问道。
涂山瞳是青丘狐族下一任族长,万万不可有失。
“拿一块之前那么大的九天金精来换,不过分吧?”沈落说道。
“九天金精何等珍贵,之前那块金精只是幻术幻化而成罢了。”迷苏皱眉说道。
“既如此,二位便请吧,什么时候凑齐了材料, 什么时候再来找我。”沈落说着, 大袖一挥, 将昏迷的涂山瞳收入逍遥镜。
“我身上有两块九天金精, 只是分量少了很多, 剩下的用别的灵材替代, 是否可以?”迷苏眸中怒色一闪, 强忍火气的说道。
说着,她手在身前一挥,一个储物法器和两块九天金精出现在身前,一块有碗口那么大, 另一块拳头大小。
沈落面色如常,心中着实有些惊讶,他提出这个交换条件,刁难的意图居多,想不到迷苏身上真的有不少九天金精。
他五指一张,五道金色电弧卷住储物法器和两块九天金精,将其拖曳到身前。
在金色雷电的击打下,两块金精和储物法器并无异常,不是幻化而成。
沈落神识没入储物法器内,里面是一批珍贵灵材,不少都是用得上的,可惜没有万年火麟木。
“可以。”他将三物收了起来,心中闪过一丝激动。
有了这两块九天金精,他的玄黄一气棍威力便能再进一步。
他心情大好,手臂一挥,身旁再度浮现出空间之门,涂山瞳飞射而出, 稳稳地落在迷苏身旁。
“狐祖大人, 属下无用, 败给了敌人。”她已经从昏迷中清醒过来, 满脸羞愧之色。
“那镜妖的神通颇为克制你,再加上有人相助,你败的不冤,日后再想办法赢回来吧。”迷苏眉头微蹙,很快又舒展开来,淡淡说道。
“是。”涂山瞳答应一声。
“走!”猿祖祭出那团黑云,包裹住三人朝远处射去,眨眼间消失在远处天际。
眼看猿祖和迷苏被迫退走之后,众人才都松了口气。
“沈兄,抱歉。”敖弘有些愧疚道。
“主人,属下无能……”赵飞戟直接抱拳道。
泪妖几人没有说话,但脸上神色显然也都不太好看,方才只是一个照面,他们就都被对方的幻术控制住,后面也几乎没能帮到多少忙,心中自然有些歉疚。
“诸位,不必如此。青丘狐族的迷幻之术仅次于积雷山玉狐一族,你们一时不查中了招也不奇怪。眼下他们既已退走,咱们先护住彩珠,帮她稳固修为再说。”沈落连忙说道。
众人默然无语,只是纷纷开始施展术法,稳固那半套都天神煞大阵。
然而,才过了片刻,便有异变陡生!
整個都天神煞大阵上忽然乌光暴涨,其中浮现有祖巫共工图像的那杆都天神煞大旗上爆发出的巫力瞬间暴涨,一股沧桑古老的气息顿时弥漫开来。
“这是……”
沈落正惊讶间,忽然间那杆大旗一骑绝尘,突然迎着水浪暴涨百倍,转瞬间化作一只遮天巨手,“呼啦啦”作响,朝着远处那座古怪“宫殿”拍击了过去。
“轰”的一声爆鸣,在水下响起。
巨大的,好似坟茔般的宫殿轰然崩塌,激起的尘土混合着海水,化作一层层混浊的水浪,朝着四周激荡开来。
在众人惊讶地目光中,那杆突然出击的都天神煞大旗倒转而回,旗面也在飞快缩小,等到彻底回归之时,也已经恢复了本来大小。
只是在那旗面之内,竟然赫然裹着一副莹白如玉般的骸骨。
那骸骨虽然通透无比,好似莹玉,但表面多有伤痕,光泽也有些暗淡,可其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却令众人震惊不已。
“如此纯粹的巫力!”沈落一时不知是福是祸,也不敢妄动。
那骸骨身上的每一根骨头内,蕴含的巫力都是十分惊人的,其随着旗面缓缓展开,竟然没有掉落下来,而是保持着站立姿态,紧贴在旗面上。
就在这时,那杆都天神煞大旗忽然光芒大作,丝丝缕缕黑色光线从旗子内部探出,如蛛网一般,一点点缠绕在了那具骸骨上。
不过片刻功夫,那具骸骨就被乌光彻底包裹,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被大旗一点一点地吞噬了进去。
与此同时,那面大旗也开始快速膨胀,旗面“呼呼”涨大数倍,其上散发出来的气息越来越恐怖,就连一旁正在稳固修为的聂彩珠都受到了影响,秀眉紧蹙了起来。
你们练武我种田 哎哟啊
沈落见状,担心大阵会对聂彩珠产生不利影响,正想要出手将之收起时,大阵上的那片共工祖巫大旗忽然在水中笔直舒展开来。
这时,旗面上的那具骸骨就已经彻底融入了都天神煞大旗中,磅礴的巫力还在源源不断地汇入聂彩珠的体内。
只是这时的她,身上已经没有了那种濒临崩溃的异象,反而是周身在半透明的光泽中,显露出内里白玉般的骨骼来,她的太乙境也正在逐渐稳固起来。
沈落心中一喜,视线落在了那面共工祖巫大旗上,忽然发现其上竟然有点点白色莹光亮起。
旗面上的图案竟然在光芒中凸现出来,化成了一个身着古朴长袍的高大老者。

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我有一個魔神模擬器 起點-第123章 海戰、鮫人族展示

Home / 仙俠小說 / 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我有一個魔神模擬器 起點-第123章 海戰、鮫人族展示

我有一個魔神模擬器
小說推薦我有一個魔神模擬器我有一个魔神模拟器
大乾南海海域中,有诸多小国。
这些小国大多贫瘠,但却盛产一些稀有罕见的药材、灵物。
这些都是武者、炼气士所需要的修炼材料,极具价值。
但人首先要活着。
肚子都吃不饱了,谈何修炼?
所以通商贸易时,大乾往往用一些普通旳刚需物资,就能换来大批珍贵的药材、灵物,赚的盆满钵满。
苏木他们这些海盗,也跟着发了财。
飞鸦海盗团劫的最多的是扶桑国的货船。
南海诸多小国中,扶桑国是最强大的几个。
货船一般装的满满当当,而且都是好货!
黎雅琴最喜欢抢的就是他们了。
就连脚下最大的那艘战船游龙号,都是抢的扶桑国的。
但泥人尚有三分火,更别说一个国家了。
吃着火锅唱着歌,刚要把货运到赚钱,就被海盗给劫了。
这能忍吗?
这不能忍!
最近几年,扶桑国的反击越来越强烈。
其中以武田一族盯他们盯的最死。
此次夜袭苏木他们的,正是武田家族的舰队。
……
听到动静后,苏木快步冲了出来。
他爬上桅杆向远处眺望,只见远处包围过来十五艘中型战船,打着的正是扶桑国武田家族的旗帜。
身为偷袭者,武田家族的战船已经发动了袭击!
漫天火箭如下雨般向他们射来,点亮了整个夜空!
原本在庆贺狂欢的海盗们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出现了不小的伤亡。
一波又一波的火箭射来,几乎没有停息。
对苏木来说倒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
他催动罡气,支撑起一个防御罩,轻易的挡下了这些箭矢。
同时,众海盗在黎雅琴的指挥下架起大盾防御,并操控战船向敌方杀去。
武田家族的战船没有退却的意思,也操控战船向苏木他们冲了过来。
谁知道在双方距离五百米时,敌方为首的那艘战舰突然推出了三门火龙炮!
火龙炮,是一种专门用来海战或者攻城的法器。
这种法器打造起来很是不易,造价高昂。
火龙炮非常笨重,对付不了强大的武者和炼气士,只能对付死物。
另外,还必须要有一名有些实力的炼气士亲手操作和护养,才能使用的起来。
虽然限制很多,但火龙炮的威力无比惊人。
是海上的大杀器!
飞鸦海盗团虽然声势不小,但还吸引不到炼气士来加入,自然没有这种大杀器。
而武田家族这次竟一口气推出了三门火龙炮,显然是有备而来!
……
看到这一幕后,黎雅琴的面色立刻大变,脸上的横肉不由抖了三抖。
“快!快躲开!”
她厉声大喊,催促麾下海盗。
但五百米的距离怎么躲的开?
此时才开炮,为的就是让他们无处可躲!
“轰!轰!轰!”
三声巨响震的众人一阵耳鸣。
轰鸣声中,三道火龙咆哮着向苏木他们杀来,分别瞄准了三艘战船。
首先被锁定的就是苏木脚下这艘最大的战船。
擒贼先擒王。
这个道理扶桑人也懂。
所以首先要灭的就是他们这艘最大的游龙号!
火龙重重砸下,又是三声巨响。
苏木脚下的甲板一阵剧烈的晃动,同时一股热浪爆开,让人难以适从。
唯有他纹丝不动,脸上也没有半点惊惧之色。
其他的海盗不说被吓得面如土色,但也心神剧震!
……
在火龙炮的攻击下,船体上被轰出一个大洞,并且火势快速蔓延了开来。
这些火并非凡火,而是灵火!
若不管它,不消片刻就能就一艘战舰烧成灰烬!
但就算去管它,灵火也没那么好灭。
另外两艘战船上的人在手忙脚乱的灭火,但一时间无法扑灭,拖住了大量人力。
苏木所在的这艘游龙号上也在灭火,并且由黎雅琴亲自指挥。
“快快快!灭火灭火,水不要停!快!”
黎雅琴厉声大喝,面色有些难看。
这一次袭击,武田家族不但人数众多,还准备了火龙炮这样的大杀器。
这让黎雅琴产生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在指挥灭火的同时,黎雅琴看了苏木几眼,对身边的宋定康说道:
“等会如果战事不利……你就带着小木先行离开。”
办公室里的猎豹
闻言,宋定康面色一沉,但还是低头允诺。
“是!”
……
苏木总览局势,面色平静。
如果是一天前,他还真没什么办法。
刚进阶的后天武者,在这种规模的海战中并没有左右战局的能力。
但现在,苏木认了一个巨妖大哥,它的帮助下实力飞涨到了先天后期!
虽然挡不住火龙炮那种笨重的大杀器,但是灭个火、打个胜仗还是没有问题的。
待众人用海水消除了那些灵火中近半的威力后,苏木果断出手了。
他法决一掐,一道寒气涌出。
初始时只有手指粗细,但很快迎风暴涨,没几息的功夫就化作一道旋风。
这道寒气旋风一通席卷,所有灵火被全部熄灭!
见状,游龙号上的众海盗不由大喜,看向苏木的眼神很是崇敬。
“木哥儿好厉害的手段!”
“以前只知道木哥儿练武的同时还在炼气,没想到已经有这么高深的道行了!”
“木哥儿不愧是咱们飞鸦海盗团的第一天才,好强的神通!”
“有木哥儿在,今日必挫败武田家的那群狗崽子!杀了他们喂鱼!”
……
苏木翻手灭火,让低迷的士气涨了一些。
但这还不够。
另外两艘战船被火势拖延,速度一下子减慢了很多,一时半会儿只怕加入不了战局了。
而敌方的那三门火龙炮已经蓄能完毕,即将再次开火!
此时双方的距离还剩下三百多米,火龙炮起码还能再发射两轮。
也就是说总共能射出九发!
飞鸦海盗团这边一共只有十艘战船。
若等火龙炮三轮射完,九艘半废,这还打个屁?
想到这,苏木双目微眯,锁定住了那三门火龙炮旁的一位炼气士。
此人便是火龙炮的操控者。
此时他正准备催动火龙炮,发射第二轮。
苏木岂能让他如意?
“拿弓来!”
苏木伸手低喝一声,立刻有人递了一张大弓给他,箭矢也配上了。
“万法合一,疾!”
苏木咬破指尖,以精血施法,在箭矢上画出一张五行符咒。
七星草 小說
随后他弯弓射箭,罡气涌入大弓,将所有力量凝于弓弦的一点!
“铮!”
下一瞬,大弓嗡鸣,带有五行符咒的箭矢如流光般射出!
这一箭,是苏木目前能射出的巅峰一箭。
融合了武者和炼气士的所有力量!
唯有武道双修者,才能射出这一箭。
……
那扶桑国的炼气士还在施法催动三门火龙炮,心底突然升起一股巨大的威胁感。
抬头一看,只见一点寒芒如流星般向他飞来!
“护我、护我!”
那炼气士面色大变,立刻高呼了起来。
他身旁有不少护卫,听到这话立刻举起大盾挡在了他的面前。
但还没站稳,那箭芒便已杀到!
“砰!砰!砰!”
这一箭,凝聚着五色灵光,无可阻挡的击碎了挡在前方的一切。
那些护卫被连人带盾的轻易射穿,当场暴毙!
“休想杀我!”
眼见杀招袭来,那扶桑国的炼气士面色狰狞的大叫一声,丢出一个纸人后疯狂施法。
灵力涌动中,那巴掌大小的纸人忽的暴涨,化作一道披甲武士,挡在了他的面前。
“呵!”
披甲武士暴喝一声,巨刃战刀向那点锋锐无比的箭芒斩去!
“铮!”
一声金铁相交的爆鸣。
刺的整艘战船的人耳膜剧痛,似要被撕裂一般!
双方僵持了莫约半息时间,随后箭尖的五色灵光凝聚,击碎了那披甲武士的战刀、洞穿了他的身体!
被击溃之后,披甲武士灵气溃散,退化回纸人自燃殆尽。
此时,苏木射出的这一箭威能只剩下一成了。
但那炼气士手段已经施展的差不多了,几个贴身的护身小法器一样被尽数击溃。
等射中他肉身之时,此箭的威力已经和二三流武者射出的箭矢差不多了。
但炼气士躯体脆弱,即便只剩这点威力也抵挡不住。
“啊!!!”
只听见一声惨叫,利箭射穿了那扶桑国的炼气士,带着他飞出去七八米,最后被死死的钉在了甲板上。
箭矢中剩余的威能搅碎了他的五脏,让他口中不断的溢出黑红色的血液。
没几息的时间,这扶桑国炼气士便气绝身亡。
临死前都没看到杀他的人长何模样。
……
苏木的这一箭,威势惊人,连穿十数人瞬间斩首敌方炼气士。
看到这一幕,众海盗欢呼雀跃,士气大振!
相反,武田家族那边人人心惊,士气低迷。
原本的大杀器在炼气士死后也无人能驱使,成了一堆废铁。
而且海盗中还出现了一位实力惊人的高手,一箭射穿一切!
这让他们如何不惊?
敌方舰队的首领是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个头虽矮却很壮实,如同一个石墩。
他面色阴沉,但并不畏惧。
“呸!花了这么多钱养了一个废物!好在这一次还有别的准备。”
武田将太低骂一声,随后从怀中出去一个大海螺,放在嘴巴吹了起来。
“呜呜呜!!!”
这海螺发出一声古怪的呜鸣声,极具穿透力。
苏木听到后不由微微皱眉。
这声音,好像在发出什么信号。
那不成是在求援?
可放眼望去也没有其他战船了。
难不成……援兵从海底而来?
……
苏木猜的没错。
不一会儿,他就听到了一阵惊呼。
“不好!船底被凿穿了!有东西在海中凿船!”
听到这话,苏木立刻探头向海底看去。
他运足目力,隐约可以看到一道道人形黑影在船底来回穿梭。
这让苏木想起了一个生活在海底的智慧种族——鲛人族!
————————————————
给大家推本书,《万象世界:我在轮回殿修炼亿万次》。书荒的小伙伴可以去看看

精品小說 凌天劍神 txt-第四千二百二十五章 試探分享

Home / 仙俠小說 / 精品小說 凌天劍神 txt-第四千二百二十五章 試探分享

凌天劍神
小說推薦凌天劍神凌天剑神
并没有在那大殿中待多久,护道仙盟的一行人,便离开了大殿,前往星神台见剑君无名。
星神台,就位于这光明仙庭的深处,远远看去, 宛如一颗耀眼的星辰一般,在临近之后,方才看清楚,这是一座高台。
当一行人抵达星神台的时候,在那星神台上,也是已经有着一道人影, 在等候着他们。
此人,正是剑君无名。
这位剑君无名,白衣仗剑,眉眼冷峻,长相清瘦,那逍遥仙王和兰若仙君两人,在见到此人之后,眉头也是忍不住皱了起来。
这个剑君无名,从外表来看,和佛剑仙君,显然并不是同一人。
甚至,就连气质都截然不同。
一个人的外表或许很容易伪装改变,
但是,在队伍当中的凌尘,却在第一时间有了感应,体内的菩提佛心竟然骚动了起来!
“嗯?”
凌尘的面色微微一变, 外形可以骗人,但是菩提佛心的感应却绝对不会出错!
也就是说, 这个剑君无名, 根本就是佛剑仙君本人!
佛剑仙君, 你個老六!
沒有翅膀的angela 小說
凌尘心中暗骂了一声, 这家伙装的挺像啊,如果不是菩提佛心有所感应,他绝对料不到,这剑君无名,便就是佛剑仙君!
不过,凌尘虽然心知肚明,但他却也识趣得很,倒不至于戳穿佛剑仙君的身份,想必佛剑仙君有着自己的计划,对方为了弄这个剑君无名的身份伪装,应该也是费了不小的代价,他自是不能坏了对方的谋划。
“阁下便是剑君无名?”
兰若仙君的目光,落在了剑君无名的身上,眼睛微微一亮。
“不错。”
剑君无名点了点头,“你们是护道仙盟的人,见我有事?”
兰若仙君眉头一皱,旋即和逍遥仙王对视了一眼,随后才看向了剑君无名, “剑君无名,我听说你对剑道和佛道均有研究,正巧,我也对这两道颇有研究,想和阁下交流探讨一番。”
剑君无名淡淡道:“剑道我的确有研究,但佛道,我只是随口胡诌几句而已,根本称不上精通,阁下恐怕是找错人了。”
“找错人了?”
兰若仙君眉头皱得更紧了,“太初仙界之中,精通剑道和佛道两者的,据我所知,只有一人,那就是我的三哥,佛剑仙君。”
“不知道剑君无名阁下,可认识佛剑仙君?”
见剑君无名一副不认识自己几人的模样,兰若仙君也是没再废话,干脆就直接明牌,试探这剑君无名。
“不认识。”
岂料,剑君无名却摇了摇头,矢口否认。
“阁下当真不认识?”
逍遥仙王一脸质疑地看着剑君无名,“杀生为护生,斩业非斩人。佛剑双修,你说你不认识佛剑仙君,你觉得我们会相信吗?”
“笑话,佛剑双修,是那一位佛剑仙君一人的专利吗?”
剑君无名哂笑道:“我不过就是看过一些佛道传承的经书而已,还算不上什么佛道双修,我看伱们是找错人了,请回吧!”
这一幕,看得凌尘却有些心生疑惑,这佛剑仙君,不是要找情义仙王复仇吗,眼下不正是一个混进护道仙盟的好机会,对方怎么却矢口否认了?
这可就让他有点看不懂了。
这剑君无名在否认了自己的身份后,便直接欲转身离开。
但就在这时,那兰若仙君却两眼一眯,而后竟直接催动仙元力,驱动着一柄仙剑,对着剑君无名动起手来!
“说好的切磋交流,可还尚未开始,岂能就这么草草结束?”
兰若仙君驱剑杀出,剑气犹如一朵娇艳的兰花一般,在虚空中绽放了开来,眨眼之间,便将这剑君无名给笼罩了在内!
凌尘的眼瞳微微一缩,脸上露出了一丝凝重,看来这兰若仙君,是想要直接试探这剑君无名的神通手段,以此来确定后者的身份!
感受到兰若仙君来袭,剑君无名的眼中,也是陡然泛起了一抹寒意,并没有退避的意思,便也是一剑迎上,和兰若仙君交锋!
这一剑,并未如众人想象中那般神圣庄严,而是蕴含着修罗杀气,剑气快如闪电一般,和兰若仙君交锋!
團圓小熊貓 小說
叮!
江边渔翁 小说
叮!
吸血高中生血饺哥
叮!
每一次交锋的碰撞,火星四射开来,这并非是法则之间的对碰,而是单纯的剑道交锋,毕竟只是切磋交流,所以两人都没有动用法则之力,而是像两个普通的剑客一样交手!
如同暴风骤雨的剑气交手,只是持续了不到十招,兰若仙君便退了回来,开口说道:“阁下的剑术,我已经见识,不必再继续了!”
剑君无名这才收起了宝剑,面色淡漠地看着兰若仙君,“再战下去,我怕收不住我的修罗之剑,恐怕要见血了。”
“看来,今日的会面已经有结果了,还是阁下更胜一筹,告辞!”
兰若仙君向着剑君无名拱了拱手后,便是和那逍遥仙王一起,准备离开这座星神台。
凌尘意味深长地看了剑君无名一眼,他是不知道,后者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兰若仙君动手的意图已经相当明显,如若从剑君无名的剑招之中,察觉到任何和佛剑仙君相关的东西,他都可以得到满意的答案,但很可惜的是,剑君无名的招式宛如修罗,充满了杀伐、狂放,和佛剑仙君完全不同,这根本就不是一位佛者拥有的剑法。
剑君无名这么做,算是将兰若仙君心中怀疑给彻底打消了。
不过凌尘虽然心中疑惑,倒也并没有废话,便和这护道仙盟的使团队伍一起,离开了这座星神台。
既然已经知道了佛剑仙君的身份,就等于已经有了关注的目标,至少不再是闷头苍蝇乱撞了,眼下先静观其变,看看这剑君无名的下一步动作再说。
“小子啊小子,你怎么也来蹚这趟浑水了啊……”
望着离开的护道仙盟一行人,剑君无名这才摇了摇头,喃喃道:“你小子可千万别轻举妄动,否则以情义仙王的心狠手辣,若是被他发现了蛛丝马迹,那可就九死一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