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小說 快穿:病嬌大佬的小狐狸她撩爆了 txt-第95章:神勇大將軍vs彆扭嬌夫(3)相伴

Home / 其他小說 / 精彩絕倫的小說 快穿:病嬌大佬的小狐狸她撩爆了 txt-第95章:神勇大將軍vs彆扭嬌夫(3)相伴

快穿:病嬌大佬的小狐狸她撩爆了
小說推薦快穿:病嬌大佬的小狐狸她撩爆了快穿:病娇大佬的小狐狸她撩爆了
李莽:“!”大胆。
陆文清:“……”无语
一下气走两个人。
大获全胜的颜兮轻叹一声,走向等在马车前的阿红:“走吧。”
【陆文清的好感下降至负五十了。】类凉凉的提醒。
颜兮捏了捏鼻梁:【至于这么生气吗?】
【皇帝要往你身边塞人,你让他陆文清去凑什么数?】类翻了个白眼:【就算他去了,女帝也不会让你选他的!】
【你们一文一武掌握着花夏的资源和命脉,要是你们真成了,她不得把龙椅送给你们当份子钱?】
颜兮轻笑一声,抬手在它脑袋上弹一下:【最近没少吃鱼?】
【怎么好像变聪明了?】
类:……什么意思?它以前不聪明?
类:好的,它也开始生气了。
回府的路上。
阿红看着颜兮闭目养神的侧脸,几次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憋不住道:“将军。”
“您之前不是让手下离陆大人远点吗?”
“刚才在宫门口怎么又……”
“是阿红眼花了?还是您怀疑那日在战场上朝您射箭的白衣人是陆大人派去的?”
抬眸望去,颜兮问:“我什么时候同你说过,让你离他远些这种话?”
回忆片刻,阿红坦率道:“您好多年前说的,那时您和陆大人都还没入仕呢。”
“有这回事儿?”颜兮捏捏脑袋:“我怎么不记得了?”
“可能您太累了。”阿红道。
太累?
原主连三年前一个小太监的嘱托都能记住。
怎么会因为太累,把陆文清忘了个干净?
···
回府后。
颜兮又抓着阿红问了几句。
但多年前,阿红还是个稚童,勉强记得这件事已是不易,更多的细节她也说不清了,只是模糊道。
“那时,您祖母颜太尉刚刚去世。”
“朝中的大人们纷纷来家里哀悼,到了第三日还是第四日,陆大人没来,您就对我说……”
阿红模仿着原主那时的语气,沉闷道:“小红,以后我们都离那种冷心冷肺的人远一点。”
二周目作弊的转生魔导士
“我问您,什么是冷心冷肺?”
“您说,陆文清。”
阿红离开后,颜兮回忆着陆文清被原身牵住手时的反应,直觉二人之前有什么故事。
她试着掐算,脑袋却疼的像是要炸裂一般。
盖着被子囫囵睡了,次日一早,颜兮按照原身的生活习惯,早起练剑。
她练到晌午,一擦额头上的汗。
听见背后的动静,剔尖回身,只见一身材圆润,满面红光的女子直直的朝她扑来:“颜大宝贝!”
收剑入鞘,颜兮朝那女子露出一个笑。
“元和。”
“是我是我!”绕着颜兮连转几圈,元和啧啧称奇:“大漠三年都没把你这张脸吹黄吹皱,颜将军你实话跟我说,你其实是妖精吧?”
无可奈何的垂下眼,颜兮道:“你又在开玩笑了。”
“嘿嘿。”自然而然的拉了把椅子坐下,元和一扯脖子处的衣料,大大咧咧露出锁骨道:“我,你是知道的,胸大无志,混吃等死,宁在石榴裙下苦,绝不在朝堂上笑。”
“本来,我昨天就想出来找你的,但前些日子,我在赌坊输了太多,得罪了我爹,一直磨他到中午,才刚刚被放出来。”
元和是原主的老友,在原主的记忆占了很大比重,因此,颜兮同她接触也算得心应手。
“颜大宝贝,大漠的酒怎么样?”
“烈。”
“那大漠的人呢?”
思考片刻,颜兮说:“丑。”
“哈哈哈哈哈哈哈。”元和大小道:“京城的酒不烈,人不丑,你胜仗归来,咱姐妹二人去外面喝一口?”
颜兮按照原主的方式拒绝。
可架不住元和一直央求,两人最后还是一同站在了红楼门口。
“大宝贝,你口袋里可还有钱?”
看着眼前两个眉目妩媚,身形清瘦的男子,颜兮学着原主的样子婉言:“没了。”
但元和才不管那些。
她手一伸从颜兮袖子中摸出个荷包,放在手里垫了一垫,紧抓着颜兮手腕道:“大宝贝,你今天就别想着跑了。”
“我都听我娘说了,皇帝陛下要为你选夫君,你现在不来这儿玩,过几日,你的夫君进了门,你再想来可就晚了。”
颜兮:……
同元和一起进了红楼,颜兮刚一露面,楼内抚琴的、煎茶的、慢舞的纷纷向她投来了视线。
随即还有一句,各种悦耳之音混合在一起的:“恭迎客来。”
颜兮倒退一步,气血翻涌。
元和一把将她捞住,将颜兮带进了她常来的房间,又同一模样清俊及其耐看的男子道:“叔叔,让竹子和红诩过来陪我。”
同她们一起来的阿红,此时浑身别扭的站在一边。
颜兮看她一眼道:“坐。”
阿红面露难色:“……主子。”
颜兮身上的伤,在外人眼里是还没好利索的,因此出门在外,阿红寸步不敢离开。
毕竟,那个对颜兮不利的人是谁还没查明,所以不管明着的暗着的都有嫌疑。
“坐。”颜兮重申。
阿红应了声“是”抱着大刀在椅子上别别扭扭的坐下来。
醫妃權傾天下 承九
笑呵呵的,元和给她们倒酒,非常熟络的介绍道:“大将军,竹子和红诩精通音律,你在外面三年,怕是只能听听风声,一会咱们就都有耳福了。”
元和话音刚落,一身白衣的红诩抱着古琴,穿着翠色衣衫的竹子,拿着一只玉笛,同时出现在门口。
因着那身白衣,颜兮多看了红诩几眼。
元和见状,直接叫了竹子坐她腿上。
抱着竹子,元和道:“乖乖,我几日不来你怎么又清瘦了?”
臥牛成雙 小說
他们在那边低语。
红诩将琴放好,跪在颜兮脚边:“客想听什么曲?红诩愿为您弹。”
颜兮拉他起来时,指尖若无其事的在红诩腕上停了片刻:“你会什么曲?”
“……几、几乎都会的。”红诩糯糯的应了一声,挪到琴旁:“奴弹最熟练的给您。”
不多时,室内响起悦耳的琴声。
与此同时,一个下人匆匆跑进陆府。
“大人。”身穿劲装的男人跪在地上,禀告道:“红楼那边传来消息,元大人的独生女,元和,同颜将军一起过去了。”
执笔的手微微一顿,陆文清抬眸:“她们说了什么?”
“多半是元大人的女儿在说,颜将军只偶尔回几句。”
“她们叫了谁伺候?”
“竹子和红诩。”深野想了想道:“颜将军对红诩很不一样,元大人的独女玩笑说,要替她给红诩赎身……”
“颜将军没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