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國醫:開局扮演神級手術大師-第二百八十七章 井底之蛙推薦

Home / 都市小說 / 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國醫:開局扮演神級手術大師-第二百八十七章 井底之蛙推薦

國醫:開局扮演神級手術大師
小說推薦國醫:開局扮演神級手術大師国医:开局扮演神级手术大师
汉斯在堡德海医院心外科工作,这是堡德海大学的教学医院,规模庞大,医护力量雄厚,学术成果很多。
身为“心外之神的宠儿”,汉斯在医院里是名人,走进医院,立刻得到同事们的注目。
不过以往都是友好和羡慕的目光,今天则暗藏着怜悯和嘲笑。
汉斯是个刻板的人,极其注意形象。
同时,也是个敏感的人,这些怜悯和嘲笑根本瞒不过他。
不过前几天他都是溜着墙根走的,今天却昂首挺胸大步流星,连领带有点歪都不管了。
走进心外科病区,经过护士站时,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医生眼睛一亮,语气夸张地叫道:
天辰 小说
“嘿,汉斯,看起来你今天很高兴,是你的心外之神又给你传神谕了吗?”
汉斯没搭理他,径自走向主任办公室。
那男医生却不放过他,倒退着走在汉斯前面:“听说你要去医学圣地学习,真是羡慕你,你能给我介绍一下你那位神奇的‘小’老师吗?”
汉斯点点头:“可以,你很快就会见识到。”
“喔喔我听到什么了,我即将有机会认识世界上最厉害的医生,天哪太幸运了。”
“够了巴泽尔,”护士长忍不住打抱不平:“Z国也有好医生,他们自己也有很神秘的医学,不一定比我们差。”
巴泽尔摊手耸肩,做出震惊的样子:“喔喔,来自东方的神秘巫术吗?听起来就很可怕的样子。”
“你们在嚷什么?”
一个矮小的老头走出主任办公室,不悦地看着这边。
看到汉斯时,他的脸上露出无奈和惋惜。
汉斯刚进医院时,就是跟着他学习的。
之后汉斯表现出了惊人的天赋,又是他介绍其他专家一起教导。
所有教导过汉斯、又或者跟汉斯合作过的医生,都一致认为汉斯的前途无量,能让D国心外再上一层楼。
为此他们也愿意倾尽心力,给汉斯最大的帮助。
然而汉斯去了一趟Z国后,就象被恶魔蛊惑了一样,要放弃D国的高薪职位、放弃这么多技术高超的良师益友,去跟一个Z国人学习。
如果是Z国的顶级人物也就算了,毕竟那是个大国,就算不如D国,应该也不会太差。
但听说是一个比汉斯还年轻的家伙,甚至还处在培训期。
这,这不是开玩笑吗?
更让老头坚信汉斯魔怔的,是汉斯把王磊吹上了天,吹成了古往今来天上地下唯一强者,其手术水准已经超脱了这个世界。
这简直是精神病患者的呓语。
而那个让汉斯疯癫的家伙,一定是撒旦的化身!
“老师,我想跟您谈谈Z国的王,我还带来了他的手术录像。”
老头叹了口气:“好吧,但愿我们的谈话能让你改变主意。至于手术录像,就没必要播放了。”
“不,老师……”
汉斯刚开口,就被老头止住:“我知道这录像肯定水平很高,但手术无非就是一针一线一刀一钳的累积,它的高度必定是有限的,再高又能高到哪里去呢?”
勇者一生死一回
巴泽尔在一边笑了起来:“主任,说不定比阿尔卑山还高,山上住着强大的魔鬼,要不然怎么会让汉斯痴迷呢?”
“闭嘴!”
“喔。”见主任动怒,巴泽尔悻悻地闭嘴。
老头重新看向汉斯:“这些年,我们见过世界最顶级的心外技术,我们有幸能经常跟世界最顶级的医生交流,我不认为还有谁能跃居这个群体之上。”
“不,老师……”
老头再度打断汉斯:
“我们是医生,讲究的是基础和逻辑——以医学常识来判断,技术的进步只能是日积月累,从来不可能一蹴而就。所以只要是人,他的水平就不可能突然超脱这个世界。”
“而手术从来不是一个人的游戏,据我了解,那个王所在的医院在Z国也不过是中上水平,根本就没我们强,他凭什么超越世界?”
汉斯张了张嘴,终于没有继续辩解。
老师什么都好,就是太顽固太自以为是。
只有铁一般的事实,才能让他老人家服气。
“老师,我愿意听您的安排,如果……”
老头脸上瞬间坚冰融解春风拂面:“哈哈哈,好好好,汉斯,老师太高兴了,走走走,尝尝我收藏的美酒。”
老师不但顽固,还性子急,总是不等我把话说完。
汉斯尴尬道:“如果您看完录像还这么认为的话,我一定不去Z国。”
老头的笑容凝固在脸上。
汉斯总是这么古板,说话总是这么一板一眼慢吞吞。
这就算了,古板到固执,古板到坚持错误的认识,怎么劝都不听,这就不太好了。
凝固的气氛中,巴泽尔心痒难搔地跳了出来:“主任,就看看录像吧,让我们‘瞻仰’一下Z国神级医生的风采。”
“闭嘴!”
我的農場能提現 小說
“喔。”见主任暴怒,巴泽尔悻悻地再次闭嘴。
老头深吸了口气,展颜笑道:“那就看看吧。汉斯,你是信守承诺的人,老师一会就指出那个王的不足,让你履行你的承诺。”
汉斯难得地咧嘴一笑:“老师,我肯定会履行承诺的,不过是履行去Z国学习的承诺——看完录像,您一定会支持我。”
两人的争执早就吸引了全科室的医生,消息还迅速向全院蔓延。
D国的医院和Z国完全不一样。
除了谪仙医院这种破医院,Z国只要像样点的医院,医生一天得看几十上百号病人,上班就像打仗,甚至连抽空吃饭的权利都会受到质疑。
D国的医院则一板一眼不慌不忙,病人再急也得按规矩排队,医生一天只要看几个十几个病人,所以个个优雅从容态度和蔼,暂时抽出时间来看个录像也问题不大。
听说全院的焦点人物汉斯再次跟老师对峙,还要以一台手术录像决定去留,医生们蜂拥而至。
心外科的示教室内很快就坐满了人,大家一边看着画面,一边低声谈笑。
汉斯不悦地看着这帮家伙,他们竟然一点都不尊重王老师的手术录像,以前看别的示教录像,可从来没这么吵闹过。
按孙昊的话说,这就是群坐井观天的青蛙。
不过去Z国之前的我,也跟他们差不多吧?
汉斯自嘲地笑了笑,将画面一分为二。
一半是赵主任的麻醉团队正在紧张准备。
一半是病情简介。
解说声响起,示教室内安静了许多,众人都被这个奇怪的病情吸引。
病情介绍完毕,巴泽尔笑道:“喔,汉斯,我要向你道歉。”
汉斯意外地看着他,这家伙的蛙嘴里,难道还能吐出不一样的虫子?